*引用請註明12年國教第二外語課綱教師研習會粉絲專頁,謝謝您*

日期:2019年12月22日 (日)

地點:地點:東吳大學第一教研大樓 十樓 日語教育多功能教室(R1012~R1013)

主題:學習共同體的挑戰 [90分鐘]

演講者:佐藤學 教授(學習院大學文學院)

佐藤學教授首先與我們分享學習共同體國際網絡的開展,於1992年、1995~1998年開始於日本中小學教學實踐,並於2001~2005開始發揚至海外各國、2010年台灣出版《學習的革命》2014年開始第一屆「學習共同體」學校改革・國際會議。

接著,佐藤學教授為我們預測社會漸趨複雜,知識漸趨高度化所帶來的影響,未來「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勞動市場將有4成以上的工作會被AI與機器人取代。並且,會帶來公教育的企業化的激烈進行。

因此,實現active learning(主體的對話的深度學習)將會是實現孩子的學習權並保障高品質的學習、能培育活躍參與社會的學生,及保護公教育的重要條件。

未來教育改革的關鍵字為:Creativity(創造性) inquiry(探究) and collaboration(協同)。而學習共同體的學校改革之目的:1.不放棄任何一位學生,實現每位學生的學習權利、達成學習品質的提升2.促進教師獲得家長信賴(8成以上)。

並且與我們共勉要實現高品質學習的三要素:1.相互聆聽的關係2.有伸展跳躍的學習3.追求學習的真正性。而實際教室裡的學習共同體特徵為,人人皆為學習的主體・創造高品質的學習=個人作業的協同化・協同式的探究・關照共同體。如何建構相互學習的場域與關係與環境?教師的用語與態度著實重要。

接著,為我們重新定義「學習」:
・學習是從既知世界前往未知世界的旅程
・學習並非個人的活動,而是社會性的活動、並非自然的
過程(能力與技能的形成)、是文化的過程(意義與關係的建構)
・學習是認知的實踐(建構世界)、對人的實踐(建構同
伴)、實存的實踐(建構自我)。
・學習是一種新編織意義與關係、以相互聆聽的關係為 出發點。

並以動物(模仿)與人類(創造)學習的異同來說明現代的學習科學:基礎技能並非透過反覆練習、而是透過作用(活用)學會。以杜威的民主主義哲學解釋「相互聆聽關係為基礎的對話式溝通」應用於教學現場的重要性。

接著,提出「第一型學習模式(學習知識)」(learning Ⅰ)與「第二型學習模式(學習如何學習)」(learning Ⅱ)中,learningⅡ(紮根於學習文化的傳統)才是本質的學習。並與我們一同探究如何實現、觀察、評價這樣的學習;並點出現今的教學現場需從「以理解為中心的課堂」轉為「以探究為中心的課堂」的迫切性。

緊接著又為我們介紹,小組學習、合作學習、協同學習等普及於日本的學習型態與理論基礎。而學習共同體的協同學習,是以維高斯基的近端發展區理論、及杜威的民主主義及對話式溝通的理論為基礎所發展出來的教育改革。

學習共同體的協同學習模式中,「相互聆聽關係」為極重要之要素。學生成為學習的主體,藉由觀察模仿促成學習,而相互聆聽中產生互惠關係,強化彼此間的信任,形成最舒適的學習氛圍與環境。

最後,提出使用「共有的學習」(以課本為學習基礎)、「跳躍的學習」(運用繪本、報紙、電影或卡通的腳本、小說等等英語資料學習)兩種學習方式來解決日本英文教育的問題,進行課堂改革。而對日語教育的問題提出,「道具式思維」的素養教育、認為聽說讀寫能力是價值中立,機械式「技能」要素的集合。而以第二語言學習論來說,點出對於台灣人(日本人)而言,日語(英語)並非「第二語言」,而是「外語」的問題點。

要解決日語教育的問題點,必須「轉換語言觀」:語言(活動)是「人的經驗」、與事,物及世界「建構・重建意義)、與人、事、物、世界「建構・重新建構牽連(關係)」。因此,語言應該被教育為「活的經驗」,從獨白轉向對話、從教室產生真正性,批判性,與協同性。首先要將「教學計畫」轉換為「教學設計」;從「預測可能性」與「檢證(評價)」轉換為設計是「與狀況的對話」。課堂研究的循環在於以「設計」與「省思」為基礎推動教育實踐。

最後,與我們勉勵,課堂事例研究的意義在於,透過對話、小組成員交流多樣的見解與看法是對話式的學習;如果將學習打造為公共的、對話的、共同的實踐,則將會使學習發揮最大的效力。所謂外語教育,是作為通識教養教育(理解不同文化・全球化的公民教育)的學習。熱衷於學習的孩子,學習為生存的中心,是最幸福的孩子。為此,教師必持續學習,設計學習方式、實現教學與實踐並行,並於課後反思的過程中,統合理論與實踐的工作視為使命,並能感受身為教育工作者的幸福。

發表迴響